热博:「援越抗美55周年專題」特殊的汽車修理班

编辑:rb88热博|时间:2020-05-27|浏览:122

援越抗美55年過去了,我一刻也沒有忘記那個年代的戰友情誼,rb88热博沒有忘記我們那個班。每當我想起我的班、我的戰友,總是讓我興奮不已。我要拿起我這塵封多年的禿筆,把它寫出來,即是對那段戰斗歷程的留戀,也是對一起浴血奮戰,一起摸爬滾打一個鍋里吃飯的戰友的懷念。在鐵道兵7團汽車連修理班,我和戰友們結下了深厚的戰斗友誼。這個班,是個特殊的修理班,是個成績突出的班,是個團結奮斗的班。

在那戰火紛飛的年代,我們汽車連擔負著全團鐵路搶修、新建任務的各種建材、物資的運輸和生活物資的運輸,可想而知任務有多重!越南氣溫高、路況差,敵機狂轟濫炸,可畏艱險,那時跑壞的車、炸壞的車都是我們修理班搶修。為了趕任務,冒著烈日炎炎,汗水把衣服浸透,工作服來不及洗就又穿上了,那白色的汗漬布滿了后背。我們干脆脫光了上衣趴在車下維修。

我們修理班配26名戰斗員,可以說“都是來自五湖四海”,有廣東、湖南、湖北、河南、河北、山東、四川、江蘇、浙江等九個省;分別是59年、63年、65年、66年、68年入伍的戰士;有修理工、鉗工、油漆工、鍛工、電焊工,車工、電工、發電司機,分為九個工種。擁有工程車、發電機鏜缸機、修理需要的各種大小型設備數十臺。

我們班的正副班長都是湖北籍。班長劉振華,配有班長顧問----周家寬59年入伍的,個子高大,身體結實,粗壯而有力。任務來了,班長明確分工后,提出技術要求,在工作實際操作中,他根據實際情況提出指導意見。干起活來,他對老兵新兵都很嚴格,要求老兵一幫一、一帶一的干活,讓我們新兵先當學徒后當師傅。同志們爭分奪秒的搶修機器,班長經常是搶最累最臟的活兒干,扒輪胎、鉆底盤,臟活、重活他總是帶頭干。一臺車搶修完工后,他的工作服,到處都是油漬和汗漬,沒有一點地方是干凈的,散發的味道真的非常難聞。

那時,部隊在越南生活很艱苦。有敵機襲擊的狂轟濫炸,還有到處的蚊蟲叮咬、螞蟥肆虐。連年的戰亂,越南的男子大多都上了前線,留下干活的都是婦女和老人,蔬菜根本供應不上,戰士們維生素缺乏癥很普遍。部隊號召連隊自己種菜解決蔬菜問題。于是,業余時間班長帶領全班戰士開荒種菜,閑時澆水、施肥,蔬菜長得還真不錯,基本保證了全年新鮮蔬菜的供給。因此,我們班受到連隊的好評,可每次立功、授獎,班長總是讓給戰友了。

副班長吳桂生,顧問王昌一,五九年入伍的電工師傅,皮膚黢黑,個子修長,入伍前是湖北沙市糧運車隊的修理工,有一定的技術基礎,他工作認真細心,磨氣門、調間隙、鉚剎車片等,件件工作精益求精;他善于傳幫帶,對新兵講技術非常耐心、細致,讓我們邊干邊學習,干中學,干中練。那時,我們班就有了汽車二保不出門、三級保養不超過90分鐘的事例,經常受到上級的表彰和獎勵。

電焊工張善教,就是在干中學習成長的。說起來,我第一次焊油箱時焊槍一拿,點火就焊,一會兒“砰”的一聲巨響,臥倒!嗨,是油箱蓋兒沖出去的響聲。從此以后記住了焊油箱都要先將油箱蓋打開。水箱是最難焊的,但是在張善教老兵手里就不是什么難題,他心靈手巧,總能手到病除。兄弟連隊的汽車水箱壞了,都跑來求助于他。再說板鉗工周成林,那是一等一的高手啊,送來搶修的汽車葉子板被敵機炸的像麻花,他在朱師傅的協助下,三下五除二一塊兒麻花鐵板在他倆手下乖乖的恢復了原樣,防銹漆一刷,汽車原漆一噴,又是新的解放牌汽車了!讓我們新兵佩服的五體投地。

入越不久,為戰爭的需要,上級給我們班增加了一臺新的鏜缸機,戰友們都是頭一回看到這東西,誰都搞不懂。耿德華同志將說明書拿著反復看,對著機器反復研究,邊學習,邊擺弄,終于把原理搞明白了。他成功地把搞明白的知識運用到汽車修理當中,鏜缸機起了大作用。然后,他就當了大家的師傅,在汽車修理中起到了關鍵作用。電工曾先富,他對汽車上的電路真是輕車熟路,沒事就鼓搗著研究,可算是電工能手。電瓶這玩意兒,別看它又笨又重,可汽車的啟動沒有它是不行的,曾先富不管在什么情況下總是不會忘記收集、整理、維修那些舊電瓶。加上了蒸餾水,充滿了電,就能繼續用了。宿舍、車間經常備有幾十上百塊電瓶,面對全團的汽車維修,他做到了隨時保障供應。發電機司機張思榮,他熱愛本職工作,總是把機器擦拭的明光锃亮,從來也沒有發生過問題;他關心戰友,那穿的已經是硬邦邦的工作服,拿去一件一件洗,水土不服拉肚子,他為戰友送病號飯、送水、送藥。在戰爭環境下,特別是新兵,從國內的和平環境到了越南,戰爭很殘酷,經常有連隊戰友犧牲,特別是聽說一起入伍的老鄉,心情很沉重。1967年敵機轟炸更加頻繁,環境更加惡劣,每天都有空襲,隨時會有生命危險,新兵難免會有各種思想問題,張思榮會經常找這些戰友談心、聊天,會講許多身邊老兵的故事作為榜樣,鼓勵新兵戰友克服困難,對新兵的成長進步起到很大作用,戰友們都很尊重他。

我們維修的各連隊送來的汽車,大多是木車廂的解放牌汽車,雖然有油布雨棚架子,可怎么也經不起敵機炮火、炸彈等戰爭硝煙,越南亞熱帶氣候,高溫、多雨淋泡后,有的汽車大箱板都壞了,還有的大梁腐爛了。班里安排我和馮憐朝同志修理更換木車廂,在家那里想到當兵會出國,更沒有想到當汽車修理工還要學木工。為了完成任務,我天天都埋頭在木工棚里干,不僅學會了木工活,我們還利用空余時間不斷搞點兒技術革新。比如為了讓馬槽超強,把板對縫扣緊,用螺絲桿連接上緊,這樣做出來的馬槽超強結實,和新的一樣,日曬、雨泡也不會裂縫、漏水了。

說起來,我們最自豪的是我們的自制的木制剎車片。在越南,部隊的汽車剎車片都是上海生產的,高碳合金膠制成,裝上新的剎車片,最多也就能跑上六七千公里就要更換。當時供應緊俏,從國內運到越南成本高,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我們就用越南北慶山上長的那種叫鐵樹的木頭來實驗,這種木頭結構緊密,鐵釘都很難釘進去。經過幾次研究試驗,將直徑30至50厘米長一至兩米的樹木加工成方塊木料,然后按剎車片的模型一點一點鋸出來,打磨好以后裝在汽車上實驗。開始做的只能跑到3000公里左右,就冒煙燒壞了。我們幾個不氣餒,繼續琢磨,反復試驗,一次一次反復研究、修改,最后終于實驗成功了!我們研制的木質剎車片能跑上13000公里!為部隊節約了不少開支。這種產品在出國部隊中得到推廣,還被廣州軍區評為1968年度的技術革新三等獎,上級機關給我們班記了功。師團首長多次親臨我們修理班視察,他們給了我們很大鼓勵和肯定,每次都會帶走一副木制剎車片去宣傳,這讓我們全班很自豪。木質剎車板在援越抗美部隊中推廣和運用,據說還存入國家軍事博物館收藏。

除了完成班里交給的任務外,我還學會了做其他的木質物品,比如馬扎子、面板、木盆、木桶等連隊需要的生活用品,因此,部隊也給我本人不少榮譽,班里李國祿兩次立三等功。我們這個班的主要任務就是修車,整天圍著汽車轉修。焊車廂、磨氣門、刮泥瓦、鏜缸,換輪胎、更換剎車片,鉆油箱底殼、鉆底盤,排除油路、電路、水路上的各項故障,保證100%的完好車況。我們都做到了!

我們這個班,除了工作熱情高,任務完成好,文化生活也很活躍。班長口琴優雅,德華笛子清脆動聽,先富戰友彈一手好吉他,常有的男高音雄渾鏗鏘。那時候,真是苦中有樂,時常在工作閑暇搞一點小聯歡。那叫革命的樂觀主義。呵呵

現在我們的劉班長轉業回湖北沙市,政府接待辦主任退休;劉太白同志多年尋訪戰友不遺余力,終于在2014年把我們這個班健在的15位戰友聯絡到一起了。我們大多已是古稀之年,有幸多次聚會,戰友們興奮無比,共話援越抗美經歷,共敘友誼,其樂融融,提起援越抗美的日子,還是有說不完的回憶。相互祝福,情感倍增,真是快樂。